偷拍是对奥林匹克文明的加害

如果不用奥林匹克所包含的人类文明道德标准来看,韩国SBS电视台偷拍并播放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彩排2分钟细节,它好像不需要道歉。即不把韩国SBS电视台当作对奥运文化的自觉认同者来看,不把它当作一个对奥林匹克文化有默契接受意识的媒体来看,仅仅把它当作人类娱乐层面的“狗仔队”来要求,这一回,它得手了。它像一次短跑比赛的偷跑,还狡辩说赛前没有再一次对它说:不许偷跑。 韩国SBS电视台发言人朴在满(音)被“誉为”道歉的报道是:朴在满说:“如果北京奥运会组织方对该报道感到不快,我们对此表示遗憾。”——为什么我说是被“誉为”道歉?因为韩国SBS电视台发言人朴在满根本不是在道歉。对什么表示遗憾是道歉吗?作为发言人嘴里的“表示遗憾”通常是指什么?差不多就是表示不满了。韩国驻中国大使馆新闻官的话就更不是道歉——他说,SBS电视台是被获准进入彩排现场拍摄的,不是偷拍。 看看什么是无赖的德行了——不用别的国际媒体佐证,也不用国际奥委会新闻委员会主席高斯帕表示什么,谁不知道进入彩排现场不允许拍摄?谁不知道允许并邀请各国媒体进入彩排场合只是进行拍摄器材和拍摄效果、传输质量的技术性测试?连这个都要再给你说一遍,那得给韩国SBS式的媒体说多少东西啊?按照这种把自己降低到常识和通识以下的“韩国SBS式文明诉求”,凡是没有详细地说明的,即会被认为允许,如此,奥组委要单独为韩国SBS电视台准备多少东西来应付它? 国际奥委会新闻委员会主席高斯帕说:奥运会开幕式的惯例从来都是不得提前泄露开幕式的内容,SBS的行为在奥运史上是第一次出现,他们不但破坏了默契,也“夺走”了人们期待喜悦的乐趣。这里的关键词是“惯例”和“默契”,即已经形成的心照不宣、不需要再从常识说起的文化和道德,对它们的遵守就是你的操守和觉悟。你破坏这种操守,就是自甘堕落,再加上狡辩,就更是游离于奥林匹克精神,自我放逐了。 就是说,奥运会开幕式,这个凝聚了全世界跨越种族、国家、制度和文化的共同人类道德的一个文明盛大典礼,就像是一块精美的巨幅面料,它将修饰人类共同的体面。如今,被一把“SBS式”的小剪刀,不怀好意地偷挖了一块,并做成了小裤衩儿。SBS顶着这个小裤衩,得意地晃脑袋,羞辱奥林匹克道德和人类文明。 其实,奥林匹克运动会最动人的,不是竞技体育以及为竞技而延伸包装的其他东西,而是奥运会所包含的人类文明道德高度。开闭幕式以及比赛规则、观看礼仪等等,都是这种人类共同的文明道德高度“德辉于内”后的“礼发诸外”,是实现人类道德文明高度的载体和形式。每一届奥运会的举办,人类都应该丰富、充实、发展奥林匹克精神和奥林匹克道德文明。如果每一届奥运会都出现变花样儿式破坏默契,哪怕是天衣无缝式的偷窃和SBS式的狡辩,都是对奥林匹克文明道德的贬损。美好的、文明的、道德的东西都不皮实、不强大、很脆弱、很乏力,奥林匹克精神和道德文明也一样,如果多几个SBS式的偷窃,它会慢慢地变馊的。对奥林匹克文明道德的默契遵守和弘扬,不能只是靠严酷细密的奖惩规则,因为奥林匹克对人的文明道德要求和平常不一样。将自己的恶意得手推诿于别人的欠缺防范,是很猥琐的道德和荒谬的狡辩。

本文由7m足球比分7m发布于摄影世界,转载请注明出处:偷拍是对奥林匹克文明的加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