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个安静的地点,新年徽州游

找个安静的地方 漂

黟县宏村居善堂客栈¥143起立即预订>

在油菜花纵情开放的时候,我与sunny开始了皖南之旅。

展开更多酒店

火车外,大片的金黄无规则美丽地刻在山坡上,肆虐地招摇,比黄金更诱人。

发表于 2003-04-02 23:25

我们是大年初一一早出发的,先到杭州,再从杭州转车到安徽歙县。歙县县城唯一可以一提的是许国牌坊,是我一路上见到的牌坊中,内涵最丰富,雕塑最精美的两座之一,另一个在西递。附近的景点去了呈坎,潜口和唐模,当然还有棠越的牌坊群。一派优美的田园风光,一色青瓦白墙,深堂高院的徽派风格。极美说不上,可也是赏心悦目。所谓牌坊群就是一大家族几百年中受皇帝恩典建的七座牌坊。可以了解有关牌坊的历史。因为江泽民去了,所以身价倍增。后来去的西递宏村,也是因为老江的光临,只见门票高涨。 第三天到了宏村。当晚住在居善堂。这是一个由古民居改造的旅社,在网上鼎鼎大名。我们就住在老楼里,别有一番滋味。后来搬到隔壁的树仁堂。也是古民居,不过在边上重新整修了新楼做旅社。宏村是我们此行中见到的最美的地方,最是念念不忘,也是待的时间最长。我们在那里住了三天。宏村特色在于这是个类似于牛肚型的村落。村外的一湾南湖,村中央的一潭月沼,相映相辉。有了这两处水潭,整个村庄生动了,平生了许多姿色。一年四季,一天的不同时刻,景色各不相同,时时处处皆可入画。尤其南湖,怎么拍都可以做为明信片。我的照片洗出来了,还没上载。上载了一定告诉你看。所以很多是拍照和写生的人。春天的时候尤其多。 这三天中,走了附近的一些地方,有拍的木坑林海,有独一无二的木雕楼,还有西递。本来打算在西递住一天的,可是发现西递比宏村差多了。徽派的房子极具特色,但是商业气氛太浓,几乎家家开店,户户经商。破坏了古村落的幽静和安详。宏村这点就好得多。 最后去的黄山。黄山之行真是失败,累的半死不说,还没看到什么风景。这里要提醒你,五一的时候人会很多,要提早订旅社,早做安排。黄山有索道上去,但是有时间限制的,旺季售票可能延至下午4点,淡季到3点半。我们正是不知道这点,到山脚已经不卖票了,爬得跟熊似的。黄山的风景主要集中在后山,而且后山比较缓,建议从后山上。在山上住一晚,第二天从前山下。迎客松在前山玉屏楼前,也就是前山索道站不远。前山险,但是景点不多,省力气的可以坐索道下山,不必爬了。意义不大。山上东西非常贵,泡碗面的开水都要5元。所以带面包饼干等干粮最好。宾馆更是贵的一塌糊涂。如果住宿条件不是太好,建议自备睡袋。干净,保暖。晚上比较冷,夏天最热不过27度左右,晚上也就10几度。下完雨后,如果天晴,就可以看云海。据说很壮观。天气好可以看日出和晚霞。另一看点是松树。黄山松是一绝。不可错过。始信峰以松树闻名。 还有些忘了说,黄山有很多挑夫和轿夫,挑夫帮你挑东西,按重量算。但是过磅的称都不准,所以轻易不要叫挑夫,上山少带东西。多余的寄存在山下。如果万不得已叫挑夫,可以事先侃价钱的。轿夫也是如此,他们都是投标承包的。抬轿子的路程有分站的,按站算钱,事先一定问清抬几站,如果他们多抬了,不给钱的。这些人会蒙人。 春节期间出去玩,小心没有长途车。特别是初一初二。至少没有浙江到安徽的车。 春节路线:到杭州,当天从杭州到歙县。第二天到歙县附近的呈坎,潜口,唐模,及唐越牌坊群。一天足够了。第三天上午,逛歙县县城,看鱼梁坝。下午出发,在屯溪转车,到黟县,在黟县桥头坐中巴,两块钱一个,到宏村。第四天,逛宏村,去木坑,塔川,卢村木雕楼。第五天,去西递,关麓,屏山,回来再享受宏村。第六天,去黄山,第七天下山回家。 歙县 县城:斗山街,许国石坊,南焦楼,鱼梁坝,太平桥,紫阳桥,太白楼 棠樾:牌坊群,男祠,女祠 呈坎:东舒祠,长春社 潜口:民宅 唐模:水街 斗山街和许国石坊都在县城里。 棠樾牌坊群在县城外大约七八公里,可以乘到黄山的中巴,让司机把你放在到棠樾牌坊群的路口,再打摩的进去,也可以直接从县城乘摩的去。到歙县棠樾牌坊群单程5元,但一定要商量好往返的价格,因为景点门口车就非常少了,偶尔碰上一辆当然就难免被宰上一刀。 唐模在从去棠樾牌坊群的路中的一条岔路拐进去,大约摩托车走15分钟可到。注意也一定要包往返车,可以从县城包起,也可从大路口包起。 歙县到岩寺11公里,岩寺到潜口5公里,潜口,呈坎和唐模之间也就相差5公里。 包车约80元一天。节假日要100-150/天。 屯溪 老街,程大为故居,程氏三宅,万粹楼,胡开文墨厂,花山谜窟 黟县 宏村:古水系,古民居 卢村:木雕楼 塔川:秋色,民居 木坑:竹林 卢村踞宏村2公里,塔川距3公里,木坑4公里 西递:民居 关麓:八大家 南屏:古祠堂 西递于屯溪到黟县途中,南屏距县城4公里,关麓距南屏2公里 宏村居善堂:0559-5541218 方女士 包吃包住 50/人,只是公用卫生间和洗澡间 树仁堂:100/间,有空调电视,独立卫生间 歙县 新安宾馆 淡季 标间 140/人 0559-6512319 披云山庄 或 有县政府招待所,要过桥,价钱不详。 西递 0559-5154398 13095594686 冯敏,陆红旗 180/day 空调电视

宏村

4月9日上午10:00,如约到达了宏村。村外,南湖静谧地醉卧,倒影在南湖中的宏村白墙黑砖,翘立的屋檐如欲飞的鸟翼,这种简洁明快的建筑便是著名的徽派风格。从南湖上的一座弓形的小桥而入,便走进了古民居。

一条潺潺的溪流穿行于村子的每一户人家,环绕于村落,已游走800年,狭长的里弄,是形色各异的游客。

敲响一扇院门,安顿在这个家庭旅馆,女主人和蔼的笑容一如每个朴素的家长,这个古朴的家门,偌大的庭院,安抚每颗浮动的心。

推开吱吱咯咯的木门,进入宏村,感受古老与现代、文明与时尚的结合。

漫无目的地走到南湖,湖面似一块巨大的镜子,一切都被收纳其中,湖边的大树下,有学生在绘画,用水彩将白墙、绿树、小桥,湖水安置到画布上,还有他们内心的感悟,对色彩的偏爱,不同的笔画代表着不同的人生。

有过心静如水的感觉吗?霎那间,我仿佛领悟。心如止水,如看到每个人对你微笑。

今天,不是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没有光与影的点缀,古村仍是如此和谐。

雨点,落在南湖湖面上,涟漪慢慢的扩散,暂时打破隐遁的平静。

撑起伞,在村子门口的“南湖书院”,导游带我们进入了古村的百年传说,每一栋房子都是艺术品,砖雕、石雕、木雕,承载着中国传统的文明,人们对家园的热爱、对美好生活的装点、对文化艺术的造诣,在宏村彰显尽至。一路的赏心悦目,一路的文化流芳。

历史,清晰地保留在此,告诉我们,文明为人类带来了巨大的精神财富,也为后人留下了享受的快感。而“钟瓶”的门厅摆设,则说尽了徽州商人在历经商战之后,追求平静生活的一种真实心态,也只有经历过这样人生的人,才有所感受。

午饭时分,在宏达旅社,享用了当地的特色:青笋、水竹、野蒿……这是个家庭旅馆,独门庭院,坐在院子的回廊里,看廊外的鱼池,满院盛开的花朵,在湿绿绿的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幽香,隐居在这里,被人遗忘,淡忘他人,心灵就会变得简单而纯粹,就像此时此刻,只有雨的滴落声,衬得世界如此安静。

雕花楼

午饭后,撑起雨伞,与sunny打算步行到临近的卢村。

街上空荡荡的,看上去只有两把花伞在大雨中漫步,只是鞋子、裤子、背包都被浇透,变得越来越重,在路边,坐上一辆摩的,搭往卢村。

游客很少,我们便可以慢吞吞的走,清秀的女导游带着我们穿过古老、安静的里弄,来到最有名的“木雕楼”。

一共二层的木雕楼,雕刻着各色人物、花、鸟、房子、山、水,品种繁多,形色各异,呈现出一个个久远的故事。门板、房梁、木柱都被巧手的工匠化为工艺品,雕刻岁月、雕刻出阳光、雕刻出热爱与真诚的情绪,满眼的精美木雕,令近观者难捺激动。

抬起头,看见长长的雨丝,从天井中落入院内,为这个绝美的木雕楼增添了神秘。无从理解主人当初的意图,但操刀的工匠绝对是投入了全部的技艺,每一个刻痕都恰到好处,每一划刻笔都自然圆润,它比纸上的画面更立体、真实,可以捕捉到它的骨感、可以感受到它的温度、可以触摸到它的光滑。

木雕楼,此刻已化身为镶满珠宝的饰品,成为主人最昂贵的珍藏,传承后人。而木楼又如此朴素,除了满身的雕花外,没有讨巧的结构变化,只有圆润的木料,如一坛美酒陈酿,在历史的变迁中,愈发陈香醉人。

走在古老的深巷,卢村在雨中散发着闲适与平静的气息,一股怀旧的思绪追随着我们,淡淡的,就像每户人家院中的盆花,花香如兰。

与Sunny发出了共同的感叹:“其实世间有这样安静的地方,为何我们不能停留在此?”

从卢村出来,摩的带我们走上大路,公路边,大片大片的油菜花嚣艳地展示着金黄,振动着心脏,黄色难道是这样特殊的颜色,总是能引起共鸣,黄金、还有梵高的向日葵,如此黄艳得令人发狂。

摩的停在路边,我们站在这巨大的黄色色块前,与卢村相望,白色的房屋,小小的似玩具,然后就是翠色的山脊。烟雾缭绕的青山,应有神仙在那里云游吧?若隐若现的峰顶,被白烟似的雨带环绕,愈发像是仙境神宫,该是所有人都向往的美好、幸福所在吧!

雨,已经大起来了,形成了雨幕。从摩的向外看,梯田不规则地在半山盘踞,一块是水,一块是青,层层叠叠,如一幅轻描淡写的版画,这里就是塔川,以秋季浓艳的色彩而著称,这个时节,则是“邻家有女初长成”的青涩。

木牍竹海,竹子的海洋,沿湿滑的阶梯而行,两侧的竹林闻风而动,柔软的枝条,轻盈曼妙,这应是大自然的舞蹈,放任舒展的自由。

夜晚,宏达旅社很是热闹。我们找到靠边的桌子,在清冷的空气下,与店老板对斟,烧酒软绵绵的,没有觉得热辣。领桌上七、八位老人,是一个自由摄影旅行团,来自绍兴,老人们均豪爽而风趣,中国的老人,一辈子艰辛,退休后,若能如此清闲的享受一下人生,弥补曾经的时光,对子女也是慰籍的。

夜已深,酒已醉,在手电的光柱下,踏着雨后的水洼,穿过曲折的巷弄,我们回到了住宿的小院,老板夫妇正在看电视,一人一个火筒,嗑着瓜子,轻生细语地说话。

老板娘让出一个火筒,让我们取暖,双脚伸进火筒,真暖和呀,第一次这种方式烤火,好舒服。火筒是徽南人家家户户的取暖用品,是用大块的竹片制成,外表的形状,有点像小孩子的澡盆,通过碳灰的余热来取暖,即安全又温暖,非常聪明的设计。

躺上床时,已是深夜12点,安静的入睡吧,一夜无梦才好。

如果,在人生的某一段,需要找个地方停留,宏村,是我第一选择的世外居所,他安静的可以使伤口自愈。

徽州木雕

清晨,睁开眼,跑到小院子里伸长长的懒腰,深吸一口清爽的空气,享受旅途又一天的期待。

今天,要去南坪、关簏八大家,很轻松的、休闲的一天。两个人背着大包,从南湖前走过,与它辞行。玉石般柔润的湖面,安静的接受离别,在它看来,这便是世上最平常的一幕。

在汽车站,找到去往南坪的小巴车,坐上去,车却迟迟不走,原来是交通管制了,有上面的领导来宏村游玩,车队所经道路要畅行,除了领导的车队,一律停行,而多久才能放行,不知道,看领导的时间吧!

在乱哄哄的车站里等时间,实在是焦躁,sunny让我去湖边溜达,她一人在车上等候。慢悠悠的来到南湖,这个令心儿平静的地方,在他旁边,觉得一切世俗都可接收,都不必计较。

当一支呼啸车队狂奔到南湖边时,平静仍没有被打破,游客们被推搡着让出路来,甚至没有怨言。该离开了,我还是会再来的,只是那时,会不会还有这样平稳的心境呢!

去往南坪的路上,穿越曲折的山道,经过每一个小村子,都会看到平静、贫苦的人家,路上也可以看到徒步行走的当地人,背着背筐或扁担快步赶路,小公共汽车从他们身边擦肩而过,他们也不会抬头,小公共汽车售票员说,他们没有钱,只有走着。要知道,一张车票才2元钱,可他们不敢奢侈。我心里一下子酸酸的,那种被揉碎的、软弱的滋味,无从表达,甚至对自己的一次次旅行也感到羞愧了,生命是不是对每个人都应该公平呢,难道真的有前生来世、轮回因果,这辈子的愁苦真的是因为上辈子的罪孽吗?那么,此生的丑恶应要下辈子偿还吗?

车子在一个小站停下了,一个背着背筐的大妈站在车门口,与售票员说了啥,但她没有上车,车子启动后,sunny问我:“那个大妈没钱买票吧?我们应该帮她买张票。”的确,因为他们讲家乡话,我们当时没听懂他们说的是什么,也没来得及反应,车子已开出去了,回身看那蓝布蓝褂的大妈,身影已逐渐远去,她的白发苍苍至今仍不能忘怀,也许会在我心中烙印一辈子。

南坪,因《菊豆》的大染坊而出名,大染坊也成为游览中重点介绍的一景。只是隐约可见的剧中背景,感受这样的气氛,就会想到:只有在这样昏暗的房间里,才能演绎出那样扭曲的人性。

穿行于狭窄的石板路上,是那样的孤寂,南坪,也是名声在外,但缺乏宏村的灵气,游客极少,可以静静地在巷子里走。许多家,在堂中摆满了木雕的小花窗及小木刻,落着灰尘,使游客直观的认定:那是有年代的木雕。

在一位老先生那里,我看中了小块的红底金漆小窗板,雕刻的人物故事,有点像《西厢记》的片断,张生,崔莺莺、红娘刻在上面,微笑、活动着,讲述着自由与爱情的故事。

老先生说了价格,实在不好意思与他还价,而且,对年代、木料又一窍不通的,只是因为喜欢那上面雕刻的小人,那古老金粉的头饰、那罗衫红袖的飘动,还有男子的微笑、女子羞涩精致的脸孔。

老先生看我喜欢的样子,又拿出一大块清水木雕给我看,上面雕刻着荷花、荷叶、莲蓬,花茎上的每一段小节都清清楚楚。“这个便宜些卖给你吧。”他笑眯了眼睛。我不懂这笑容的涵义,但是,我也喜欢这块大木雕,虽然很旧了,还有一条长长的裂缝,但清晰、细腻的雕花、弯曲的枝茎,如此生动,好似这一蓬荷花正在水中浮游。不管它是哪年哪月的,把它们当作纪念,装入了行囊。

关簏八大家,是一家关姓的八个兄弟组建的村子,村边的稻田,山上的油菜花,异常安静的院子,精美的砖雕,村边的溪流,曾经的灿烂,如今的寡居,田园般的平和。

我喜欢这里,而我们俩个,也是唯一的一组游客,可肆意的取景、拍照,独享这份景致。

黟县

傍晚时分,坐车到了黟县县城,穿过一段最繁华的街区,步行上坡25分钟,投宿到中城山庄。

晚餐,来到了县城的河边,朦胧的月色下,“明清徽州酒楼”串串红灯笼倒映在河面,如此气派的四层独栋高楼,在这个朴实的县城里,如一身朴素着装下,头戴一顶镶金边的礼帽。

决定放任到底,俩人步入这古香的酒楼里,臭桂鱼、豆腐干、青笋……已经使我们超出了预算,但,微笑的服务员、雕花的大水吧、临江而坐的怡然,都需要支付现金。雨点,又重重的落下了,砸在江面上,勾勒出烦乱的涟漪,没有星星、月亮的夜晚,有时,会有不知身在何处的迷茫。

雨中的空气异常的清新,撑两把伞,雨夜,两个寂寞的女人走在异乡的街道,人,心灵都有最隐秘的角落,无法与人共享,无法排解的孤独便由此而生。

大兴和尚

清晨,是一夜雨后的清爽,中城山庄花园似的庭院出落如芙蓉,两个人都赖在床上,享受着难得的闲适。

中午时分,坐上了去往九华山的长途车。从城区到山区,绿色、黄色又荡漾开来,那迷人的色彩,又重重地冲击到心房,而那色块则无辜的密布,在雨水的清洗下,水灵灵地绽放着。

傍晚5点钟,进入九华山区,长途车的售票员提前为我们通知了一辆出租车,我们在进站前被安全转移到了出租车上。这个司机看见我俩大包小包地从长途车下来,并没有下车帮忙搬东西,我一下子对他的修养产生了怀疑,一路上,无法友好地和他说话,司机推荐我们去他家的旅社,我们决定看看再说,就在进入山门的片刻,他刹车了一下,问:你们要去前山还是后山?我们根本不知道还有前、后山之分,便问:前山、后山有何区别?告之曰:前山是专门给游人拜佛的地方,后山风景好些。我问:那后山可以拜佛吗?司机曰:可以,我们当地人在后山拜佛。

那当然就去后山,本来就惧专门为游客设置的景点,本来就愿意与当地人为伍。

驱车至后山的路上,车、人稀少。

住宿要进入景区,买了门票,司机将我们扔在一个小院子里,做出了无奈的表示扬长而去。

小院子是一家人,婆婆、女儿、儿媳,分别经营自己的家庭旅社。条件当然很简陋,但儿媳的温婉、让我们选择了这边。晚饭时,见到了放学回家的小男孩,四个人围一桌就餐,这个可爱的小家伙很健谈,给我们讲了当地的一些传说、故事,并与他妈妈一起讲起大兴和尚:他妈妈6、7岁,大兴和尚尚在人世间。当时,就经常看到大兴和尚身穿黑色布衣袈裟在寺庙内为村人治病,当地人不管是胃痛、头痛、伤痛都向大兴和尚求治,高僧手到病除,从不收取半文钱,成为当地的守护神。大兴和尚且经常无私地帮助村民,施与无偿的力量,从无求回报,深得当地人的拥戴,他为人宽厚,始终嘻笑豁达,无常人之忧、非常人能及,乐善好施,疯癫痴狂,被当地人尊为:活济公。

1985年,大兴和尚91岁高寿时,不小心跌了一跤,卧床不起,他好像知道自己在人间的生命将告一段落,笑喊三声圆寂,离开世间。过身后,寺庙欲予火化,村人苦苦哀求保存肉身,将高僧肉身留护于大瓷缸中,并自发出资建圆形砖塔护缸,3年后,拆塔开缸,见大兴和尚颜面如生,毛发尚存,肉身如金刚跌坐,叹为稀有,遂装金供奉,成为当地人倾吐内心风浪、祈求心愿的精神寄托,每个人都甘愿与他做心与心的交流。

随后,小男孩又拿出当地政府编辑的一本记载地区史料的书,翻开来给我们讲,他说,大兴和尚经常挂在嘴边的有一句话就是:好人好自己,坏人坏自己。然后骄傲的说:“这本书是我爸爸编写的。”孩子的妈妈也腼腆的说:“他爸爸读过大学,一直在当地政府部门作文字工作,是这块地儿较有名气的文人,后来经商了,现在上海的一家公司做副总。”

现在,我心里想感谢那个司机了,要不是他,也许我们就不会来到这里,就不会听到这些故事呢,尤其是大兴和尚这位真人,让我又一次相信了人间还是有好人的。

在一次次的旅程中,心中的美好花朵时而开放,时而凋零,听人说,人的心情应该懂得自己掌控,不要受他人的影响,这样,每天才会开心的生活。可是,不受他人影响是很难做到的呀!

第二天,一大早,买了小院婆婆的高香,在婆婆的带领下,和sunny开始爬山。

山上空气清爽,石阶两边还有房子,一路走来,到了供奉大兴和尚的佛堂前,一个机灵的小女孩帮我们点香,指导我们拜祭。在大兴和尚的莲花座前,我虔诚的跪下叩头,对真佛祷告我心爱的家人平安、幸福,恳请大兴和尚宽恕我消极的心灵,捧出一颗红色的心作为我的供奉。抬头看,佛法展现出威力,在大兴和尚的高深的修行下,佛堂洗涤我的精神世界。抬眼看高僧,他在宽厚仁爱的微微笑。

奉上一只点燃的蜡烛,在颤动的烛光里,有另一个世界。

歙砚

亦是晚上到达了歙县,仍是灯火通明。街头的霓虹灯让夜行动物兴奋,如我。

在斗山街对面,找到了一个干干净净的家庭旅馆。

找餐馆吃饭一度成为我和sunny最大的乐趣,品尝当地的特色饮食,则是旅行中的收获,我们崇尚食文化。

饭后,慢悠悠逛古城街,这条街道刚刚修整过,踩在新铺的长青石板路面上,古旧的许国牌坊在街中央耸立,牌坊被五彩的灯光照明着,青色砖板冷艳、斑驳。歙县“以才入仕”称甲江南,历代英杰辈出,名儒显臣层出不穷。许国石坊,又名大学士坊,建于明万历年间,为旌表明少保兼木子太保、礼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许国而建,石坊平面呈长方形,遍布雕饰,工致细腻,古朴豪放,为徽州石雕工艺中的杰作。许国石坊四坊架连,八脚并立,俗称“八脚牌坊”,它的雄姿、气势,使之成为举世瞩目的“国宝”,被誉为“东方的凯旋门”。这么高大的石牌,不知当初是怎样竖立起来的,它经历了无数的风吹雨淋,隐忍至今,早已修炼成精了吧!

深夜,在长长的斗山街,在古旧的砖屋中,一、两盏灯、一、两家店铺仍在闪亮着,走进一家砚台店,老板曾经为宣传家乡的歙砚而在媒体中现身,这是个年轻的民间艺术家,为自己心爱的作品一直辛勤不缀,店里陈设的砚台都很精美,有一方砚台上,自然形成有大片的金星、金晕,根据形状,刻着喜鹊、梅花,金黄色的,非常漂亮。Sunny喜欢这方,想背回家去,只是价格很贵,我们难以取舍,决定明天早些来,多看看几家店,因为每一方歙砚都是不同的,都是巧手的工匠因材施工。

第二天一个大早,没有偷懒,早早地就来看歙砚。店铺敞开木门迎客,我们逐家、细致地欣赏,如身在一个展览馆,品行各异的歙砚上雕刻着不同的景致:梅花、尖亭、竹塔、小舟、须发老人,还有……大朵的牡丹花,我喜欢这枝盛开的两朵牡丹,刚好完整地雕刻在一大块金晕上;sunny还是喜欢那一款橙黄的梅花,不惜重金买了下来。

棠樾牌坊群

下午1点搭乘小公共,我们来到了闻名的棠樾牌坊群。

因为之前的心仪,使我产生了盲目的崇拜,看过许多照片,照片中的牌坊群在一片荒芜之上,夕阳斜射,在朦胧的光线下,一排耸立的七大牌坊,更显它的威风与霸气,还因为它代表着人生的几个至善境界,而透露着无比的尊严。

但4月,油菜花妩媚的姿态将一切改写为温情。

我们在大门口请了一位当地的导游,逐一为我们讲解每一个牌楼的事迹:鲍灿孝行坊——鲍灿侍母;慈孝里坊—— 父子争死以求他生;鲍文龄妻汪氏节孝坊——鲍妻守节20春秋;乐善好施坊——修筑河堤八百里;鲍文渊继吴氏节孝坊——鲍妇侍奉全家老小;鲍逢昌孝子坊——少年千里寻父;鲍象贤尚书坊——长年镇守边境。七座牌坊逶迤成群,古朴典雅,无论从前还是从后看,都以“忠、孝、节、义”为顺序,每一座牌坊都源于一个情感交织的动人故事。乾隆皇帝下江南的时候,曾大大褒奖牌坊的主人鲍氏家族,称其为“慈孝天下无双里,衮绣江南第一乡”。 古牌坊周围伴以古祠堂、古民居、古亭居、古亭阁,如今,鲍氏家族已经不知去向,导游说,她是鲍家的女儿,我们不置可否。

如此美好的故事便因此流传古今,只是在众多的牌坊中,那个贞节牌坊好像最为知名,男人们以此来约束女人,成为至高的标准,从思想上、肉体上主宰着女人的身心。在我的观念中,男、女是一个空间的两个平流层,平行的存在于空气中,如果之间没有瓜葛应是极为平等的状态,只是女性个性中的软弱、男性的强悍,产生特性的差异,但作为同样的细胞载体,却存在着如此的不平等,即使是现在,女人在社会中仍是附属品的状态。

棠樾牌坊群四周开满了油菜花,它高大耸立、威严冷峻,充分体现了美好人性的光芒气质。

在棠樾牌坊群,我的数码相机出现了问题,向仅有的另一队人:三名广东游客求助,巧的是,在唐模古村落又与他们相遇。

唐模古村落

从牌坊群出来,坐上公共汽车,转乘摩的,我们来到了始建于唐朝的唐模古村落,村口,一棵高大的古银树、一个小巧精致的八角古亭,扑面而来的烟霭和解说员的轻声细语,领我们抵达另一个时光隧道。那千年流淌的水系,不知是否早已变了模样,外面的改天换地会不会伴随着岁月之手,轻轻一抹,改装成一张新面孔?但唐模水城的平和、静谧、文化仍在蛛丝马迹中展现,一条清清河水穿街而过,两旁开店迎客的民居,仍古朴怀旧,而河面上的高阳桥,桥上的那个茶坊,最为别致,四方的八仙桌、年代久远的挂画、清香的茗片、养眼的少女、悦耳的歌声,一个下午坐在窗边看水、饮茶、听戏、翻阅闲书,这种人生境地方可感叹:花自飘零水自流……

坐在靠窗的位置上,可尽情欣赏水街风貌,恰似旧时秦淮岸边,古韵悠悠、如入画屏。古街仍然保持着淡泊宁静的节奏,村人依然操持着清悠闲适的心态,在河边的一个老奶奶家点了馄饨、包子,香味怡人,而奶奶的头饰着装异样的传统,那样的梳头只有在介绍历史的图片中看过。馄饨是老人自己包的,皮是透明的,可直接看到圆滚滚的馅儿,馄饨汤清香鲜美,与sunny每人都加了一碗,这味道也似回归到了唐朝。

饭后,沿水边散步,水城其实就是源于这条河,这个村子不大,书香气浓郁,皇帝亲点有八位翰林,也曾富甲一方,通书答礼的村人和千年的文化遗韵,感知每一个游客。村中的“小西湖”,是唐模人许以诚为母所建,湖中心的镜亭、亭内的碑刻、碑刻的书法,又一次文明的洗涤。祠堂修葺得风光无限,应是村子里最为宏伟的房子,前后两层院子,后房更高大,形成翘立的六角房檐,在纯色天空的背景下曲线玲珑。

中午的阳光照耀在水城,每个人身上都似披上了霞光,在河道上,与那三个广东人遇见,相互愉快地招呼,他们不像是背包族,其中两个也不太懂普通话。他们随我们转乘公交车,看似不习惯这样的旅行方式,傍晚时分,五个人在屯溪长途车站分手。

呈坎八卦村

选择在车站附近住宿,黄昏时分,抵达屯溪老街,微凉的春风打透了衣衫,无限惆怅,只想卧在沙发里喝杯热茶。

屯溪老街里店铺明亮,商品大都为砚台、木雕、仿古饰品,还有些药材,那些不知真假的古董也都煞是美艳。徜徉于繁华的街区,看到喜爱的东西欲罢不能,有时会厌恶自己的占有欲,只想把心仪的占为己有,回家后笑眯眯的慢慢欣赏。

Sunny不喜欢这里,过于嘈杂与市井,还有繁华背后的苍桑。

回酒店后,就想快快入睡,明天,sunny要去爬黄山,我则继续我的古村落。

去呈坎村也要换车,在车站等的不耐烦,售票大姐很给面子,人没坐满就出发了。

正午的阳光霸道强烈,烧得人火辣辣的,抵达呈坎时,穿着单衣仍是燥热。与一队旅游团碰上,在一个导游的带领下,进入八卦村。呈坎村始建于东汉三国时期,1700年的历史,砖雕、木雕。古村、古木、古桥、古碑、古亭、古祠、更楼……主题依旧,可我依然津津有味。

导游介绍说:呈坎村的汰川河呈S形穿村而过,正如太极图中阴阳两级的分界线。在太极两个鱼眼的方位,呈坎人建了两座道观镇住阳气,现道观遗址依然存在。当导游带我们走进一座宗祠时,迎面而来的凉风,充满了别样的意味而如此不寻常。

宗祠是族人祭祖、议事、解决纠纷和规范礼制以及举行大规模活动的场所。这座罗东舒祠规模宏大、建筑精湛,融“古、雅、美、大”于一体,成为徽派建筑的典范,被誉为“国之瑰宝”、“江南第一祠”。祠堂按孔庙格局建造,整个建筑包括照壁、棂星门、左右碑亭、仪门两庑、拜台、享堂、后寝等,共四进四院,且一进比一进高。据说,罗氏家族为建该祠,耗时70余年,耗资白银45000余两。穿过仪门,董其昌手书的“彝伦攸叙”黄铜巨匾高悬享堂上,天下第一匾啊!“彝伦攸叙”的含义是什么呢?鼎彝之器,不可侵犯,是指祭祖的神器,帝王用鼎祭江山、社稷,平民用彝器祭列祖列宗;伦,则是指人伦五常,天地君亲师、父子兄弟等伦常关系;攸,意之久长;叙指延续。在封建社会,族权统治就体现在这个词上,即人伦和社会秩序,在祖宗定的法度面前,永世不得改变,人人遵循,代代延续。享堂前一株长达400余年的桂花树依然枝繁叶茂,默默地见证着历史的沧桑。后寝宝纶阁那是最为出彩的了,宝纶阁用于珍藏历代皇帝赐予呈坎罗氏的诰命、诏书等恩旨纶音,成为整个建筑的主体,高达13.6米,面阔11开间,进深10米。宝纶阁斗拱雀替玲珑剔透,纯木质的立柱支撑着高大的房脊,其中有四棵为白果树,珍贵无价,而屋顶的梁柱、门庭、梁架每一方寸都绘有彩图,华丽炫目,精致细腻,而图案,也非中国传统花纹,而是似西方简洁的菱形、方块,彩绘精美典雅,历经450余年仍色彩鲜艳,采用何种材料,至今还是难解之谜。罗东舒祠始建于明嘉靖年间,明万历三十五年续建,于万历三十九年完工,系罗氏子孙为祭祀宋末元初隐士罗东舒而建的家庙。

大宅子雍容华贵,显示出主人当年无尚显赫的地位与荣耀,富可敌国。

久久舍不得离去,从各个角度仔细的看:花纹彩绘采用珍珠等多种名贵原料,现在仍无法检测,屋主曾留洋学习,耳濡目染西方的文化,中西合璧,不按常规,使古老的房子焕然一新,在阳光照不到的天花屋顶,花卉颜色如初,依然绚烂。坐在石头台阶上,想象屋主当年何等的风光,时光易逝,世事难料,他的万贯家财不过散落在这里,空留遗憾。

游客慢慢离去,整幢空荡荡的宅子只余我一人,其实,每个夜晚,空屋子都寂寞得了无声息,暮色中,有没有上演聂小倩的哀怨动人?是不是孤魂野鬼贪恋的地方?

漫游在呈坎,举世罕见的明代三层楼还有8幢,堪称一绝。位于钟英街的"石柱厅"是一幢三进三天井楼房,朝街有五间仿佛牌楼式的门罩,后进为三层,中进南廊内有独木旋转楼梯。罗应鹤的官邸是村中最大的宅院,三间五楼砖木混合门罩,上有许国题、董其昌书的“首善儒宗”四字。历史曾经如此文明而辉煌。

迷失在儒雅的香气中,迷失在千年的遁惑里,迷失在厚重的时空中,不想回头。

千岛湖

游千岛湖是计划之外的,因对于回程根本没有设计,只为享受那种漂泊的随意。

而sunny则需返程赴岗。也商议要分开来旅行,我一个人继续上路,而背囊异常的沉重、别离的伤感,或许还有故乡的那个挂念,使我们决定一起游千岛湖至杭州后返京。

游船码头在歙县县城边,当晚,又重回到斗牛街,踏上返家之路,没有后顾之忧,我放肆地又买下三方砚台,并与女老板结下了友情。

第二天一早,游船7:30即将离岸,在二层甲板上找个角落,两个人晒太阳。

船缓缓启程,千岛湖幽绿的水、湖中的岛、清爽的风,一切都怡人养心。

如此开阔的湖面,点缀有翠绿的小岛,清洁的湖面似巨大的翡翠,闪动着碧玉如蓝似绿的光芒,清翠欲滴,诱得人只想纵身而入。

懒洋洋地一路晒着太阳,在烟波浩淼的湖水中赏心悦目,耳边是许巍的《蓝莲花》,在他惆怅又忧伤的歌声中寻找快乐与希望。

远方的路有时缥缈未知,就如这片湖水,看不到深处。

船行至蛇岛、鸵鸟岛靠岸让游人上岛,不过是些通用的工艺品,那些蛇懒洋洋的卷曲着,鸵鸟则可怜巴巴在栅栏里与游人对望,毛发不全、杂乱肮脏。

中午时分,游船上的几队旅行团纷纷就餐,20分钟后,杯盘狼藉。

船又靠岸了,这次的项目是梅峰登岛看湖。坐上缆车,很快到顶。尔后,你就会沉醉、痴迷,眼前一块巨大的湖面上点缀着点点翠绿,岛屿星罗棋布,形态奇特,岛上覆盖着茂密的植被,不见土,不露石,青山翠屿,无限生机。湖水有时荡漾出无限曲折的波纹,有时平如镜面,那奇妙的颜色在阳光下变幻着韵律,时蓝时绿,妩媚动人。湖面的烟霭阵阵飘扬,散开去如烟似雾,聚拢时犹如朵朵云彩,这奇幻的景色扑簌迷离,似真似幻。

这节华彩乐章征服了所有人。

船继续它的航行,不远处,一排绵延起伏的山脉成为背景屏障,好似进入一个巨型国画行游,在画卷前仰视,一路都是丹青泼墨,群山巍峨叠翠,在他面前过往,心脏加快跳动,阵阵狂喜,真希望这幅画卷没有收笔印迹,一直延续下去,直到进入我的心中。

图片 1(棠樾牌坊群和油菜花)

图片 2(宏村——邮票中有这一景)

图片 3

图片 4

本文由7m足球比分7m发布于休闲旅游,转载请注明出处:找个安静的地点,新年徽州游

相关阅读